美国绿色金融制度的构建和启示

规划师的语言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金融体系不断完善绿色金融顶层设计和基本制度安排,有序拓展绿色项目投融资渠道,创新绿色金融工具。在我国绿色金融深入发展的新阶段,如何提高绿色项目的投资回报和商业可持续性已成为政府和市场的重要课题。为此,本报邀请中国人民大学生态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蓝虹就此主题开设专栏。蓝虹教授长期致力于绿色金融和环境保护公私伙伴关系领域的研究。他有丰富的研究经验和理论积累。他负责编制和发布贵州省绿色金融标准。他还牵头建立了贵州省绿色金融综合服务平台和贵州省绿色金融项目图书馆。专栏的第一部分将从美国绿色金融的出现和制度体系建设的背景开始。之后,将继续分析国内绿色金融的制度创新和典型案例。

20世纪下半叶,随着全球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加剧,环境保护问题日益突出,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环境保护问题的广泛性和复杂性导致各国政府对环境保护投资的需求日益增加,在环境保护财政资金方面留下了巨大缺口。例如,从1972年到1989年,美国仅在城市污水处理厂和工业部门就投资了1800多亿美元进行污水处理。然而,仅靠金融基金无法满足这些需求。迫切需要财政手段来调动大量社会资本参与环境保护基础设施的建设。因此,巨大的环保投资资金缺口迫使环保机构寻求资金支持,促进环保与金融的融合。

1987年,美国政府设立了清洁水州循环基金和饮用水循环基金(统称为循环基金),主要用于资助污水处理和相关环境保护项目的实施。该基金由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以5: 1的比例投资。34个州通过发行“平衡债券”(由1美元滚动基金担保的2美元债券)扩大了资金来源。基金发行债券所得的收益和利息偿还逐渐成为环境保护基金的重要来源。基金资产(如联邦拨款、贷款偿还或利息收入)被用作债券发行的抵押品。债券收入和净发行费用直接存入基金。

循环基金与当地银行密切合作。经审计的项目可以在当地银行设立账户。循环基金与这些银行签署协议。循环基金向这些银行注入资金,银行将这些资金借给指定项目。

在金融体系中,消费者、企业和政府是主要的投资者和融资主体。他们的消费意识和投资意识不仅影响金融机制的运行,也受到金融机制的影响。消费者在做决定时会受到财务选择的很大影响。消费金融领域的绿色金融创新可以促进消费者购买更多节能环保产品,培养消费者的绿色消费意识。绿色金融对企业生产行为的影响主要体现在融资上。例如,绿色信贷通过优惠贷款利率、降低贷款门槛等措施支持环保企业,对具有正外部性的企业融资项目收取较低的利率,可以免费弥补企业创造的额外社会效益,为具有环保行为的企业提供积极的经济激励。

基于此,美国开始建立绿色金融体系。1980年的超级基金法案是美国绿色金融体系早期建设的起点。《超级基金法》明确规定,贷款银行也有责任清理贷款企业拥有的受污染土地。

美国还通过颁布《清洁空气法》来限制二氧化碳排放总量,从而建立了可交易的二氧化碳排放许可机制。1990年,美国国会通过立法,设定国家二氧化硫排放限值,要求最终减排50%。为了让美国国会通过立法,美国建立了一个基于市场的“限额交易”制度。企业可以自行直接减少二氧化硫排放,也可以向其他超过减排目标的企业购买排放配额。《洁净空气法》规定了排放交易制度,对有害气体实行总量控制和配额交易。到2000年,美国已经建立了一个相对完善的二氧化硫许可证交易市场,每年在减少二氧化硫排放方面为美国节省约10亿美元,并实现了在污染控制方面创造一定经济价值的目标。

由于《超级基金法》中规定的银行环境责任已经得到社会的认可,美国银行业开始关注运营过程中的环境因素,并试图避免向有环境问题的企业放贷。据统计,此后62.5%的商业银行拒绝相关贷款,以避免贷款的环境责任问题,45.8%的商业银行完全拒绝化工设施等高环境风险的工业贷款。相反,对于绿色产业的企业,银行给予贷款支持。

除了美国联邦政府的绿色金融体系立法之外,州立法也是其绿色金融体系立法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是完善制度设计,促进绿色发展,为金融机构开展绿色金融服务创造有效需求。例如,加州政府先后制定了《城市规划管理体系与总体规划指南》和《加州建筑标准》(California Building Standards),主要强调绿色能源、节能、环保等概念,并通过罚款等法律手段迫使人们在建房或重建房屋时执行相关法律。在上述政策的影响下,美国对绿色建筑的需求不断扩大,吸引美国金融机构进入绿色建筑领域的金融消费市场。美国富国银行(Wells Fargo Bank)开发了创新的金融产品和服务,如商业建筑或住宅建筑绿色项目的商业建筑信贷。美国新能源银行推出了房屋净值贷款等新产品,提供“一站式太阳能融资安排”;加州的基金保险公司为客户提供绿色建筑保险等服务。二是加强绿色金融政策与绿色金融政策的联动机制。例如,通过金融折扣等政策,金融资本被用来投资清洁能源和其他领域。从2001年到2017年,宾夕法尼亚州政府共为87个清洁能源项目提供了3000万美元的政策支持,包括金融利息补贴,从而吸引了近4亿美元的私人投资和银行贷款,以支持该州清洁能源和其他产业的发展。

为了促进绿色金融法律和政策的实施,美国建立了专门的绿色金融组织体系。国家环境金融中心、环境咨询委员会和环境金融中心网络已经建立,以支持绿色金融的推广和管理。

环境金融中心(cef)旨在为州级地方政府和私营部门提供环境融资成本管理和绿色项目管理方面的创新和技术支持,并就环境融资相关系统、政策和趋势的选择提供建议和评估。环境金融中心对国家绿色金融工作的指导依赖于8个地区的地方环境金融中心。环境金融中心管理的项目包括环境金融咨询委员会、环境金融中心网络和环境金融新闻。

美国环境金融咨询委员会(efab)旨在为降低环境和公共卫生保护的融资成本提供政策建议和技术支持。环境金融咨询委员会的成员由政府部门、金融业、企业、大学和其他研究机构、公共利益组织等组成。美国环境金融中心和环境咨询委员会(Environmental Advisory Council)主要评估、分析和设计环境金融项目,以促进环境金融更好的实施。同时,它为金融业提供关于环境金融工具的指导,并指导金融机构的行动。目前,已完成的项目和主要成果包括:清洁水和饮用水国家循环基金的投资选择;为环境目标设计融资机制和融资工具组合,如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和其他空气和水污染问题,以及减少饮用水系统的用水量。设计绿色债券的证券承销、风险降低和消费者保护,以提高环境质量。国家环境金融市场的扩张等。环境金融中心和环境咨询委员会(Environmental Finance Center)的工作重点是:降低环境保护的融资成本,消除降低融资成本的技术和制度障碍,提高环境金融对环境设施和环境公共服务的贡献,建立州和地方环境金融能力。

环境金融中心网络(efcn)由分布在不同地区的八个环境金融中心组成。它由中央政府设立的环境金融中心领导。其职能主要是在环境金融、环境金融管理和环境金融技术支持领域提供培训和教育。包括预测区域环境金融资金需求、管理绿色项目银行、设计生态环境项目融资方式以更好地与金融机构联系、降低环境保护项目融资成本、提高资金可用性等。

在绿色金融体系的保护下,美国推动绿色金融在环境保护中发挥巨大作用。在绿色基金方面,设立了清洁水循环基金、饮用水循环基金、地下油罐防漏基金和超级基金等市场运作的绿色基金。绿色债券方面,根据环保项目的特点,在提前还款债券、预期票据、拨款支付债券、资产支持证券、收益债券、特殊税收债券等方面进行了创新。在绿色信贷领域,创新了各种绿色项目贷款产品和绿色消费金融产品,并引入了各种优化信贷和降低绿色项目成本的方法。在绿色保险方面,除了各种类型的环境责任保险和气候保险之外,还引入了绿色金融特别保险,如绿色贷款保险。各种绿色金融市场工具和产品的开发在降低融资成本和提高美国绿色项目的项目融资可用性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

绿色金融不仅要解决生态环境保护项目的融资问题,还要落实大环境保护的理念。它是为了唤起和监督金融机构的环境保护意识和责任,以达到推动全社会共同促进环境保护的目的。金融机构涉及大量利益相关群体。仓储家庭几乎包括社会的所有部门。投资涉及社会的所有部门。金融机构是动员全社会投资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要和关键切入点。随着生态环境危机的逐步逼近,温和的环境保护教育只能起到辅助作用,而金融机构以资金为导向制定的各种环境保护法规和规则会深刻影响人们的行为模式。因此,自上而下采取强有力的绿色金融政策,督促和引导金融机构进行绿色转型,对于环境保护资金的聚集和社会各种力量的聚集,实现绿色转型至关重要。

来源:中国财经新闻网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利记体育 秒速快三app 广东十一选五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