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牵手硬件,一场各取所需的抱团取暖

照片来源:图像昆虫创意

9月30日报道芥末酱束

2019年的夏季战争刚刚结束,主要的k12在线代理商不顾成本投入资金进行营销,显示了流量的重要性和高成本。然而,对于网络教育来说,流量成本仍然很高,为用户开辟新的增长路径已经成为网络教育企业的一项新任务。用户在哪里可以找到它们?

与硬件制造商合作生产教育智能硬件似乎是解决方案。许多在线教育企业,如编辑cat、vipkid和abcmouse,都试图与硬件制造商合作。

合作的逻辑不难理解。对于在线企业,硬件有助于切入新的应用场景,挖掘潜在的用户组。对于硬件制造商来说,网上教育企业也是一笔划算的交易。网络教育企业规模普遍较大,品牌认知度较高,也可以弥补自身在内容上的不足。对于用户来说,各种形式的智能硬件可以改善主要由pc机和平板电脑组成的单一产品的交互体验。

转念一想,网络教育企业与硬件制造商手拉手,对合作伙伴和用户都非常友好。真的是这样吗?在参观芥菜堆期间,许多企业对合作持乐观态度,但其中的“陷阱”也值得警惕。

大多数硬件制造商有明显的技术基因,自然缺乏内容优势。在同质化和技术壁垒不明显的情况下,硬件制造商的利润率很低。因此,扩大内容和增加品牌曝光度已成为硬件制造商的“迫切需求”。

以机器人为例。市场上机器人之间的竞争很激烈,但是价格高的机器人却处于尴尬的境地。深圳永益达机器人创意总监陆大康对芥子堆说,“一些制造商直接在展会上派出几十个机器人。父母会奇怪为什么他们都是机器人。你卖1000或2000个机器人,其他人可以直接送过来。”

因此,内容可以给高端机器人带来差异化的竞争力。然而,自建内容团队的生产周期长,人力资源高,这对小型硬件制造商来说不具成本效益。与内容合作伙伴携手已成为大多数硬件制造商的首选。以永逸达为例,儿童内容品牌Baby Bus、音频平台喜玛拉雅、蜻蜓调频、动画大ip小猪页面都是其合作伙伴,共有30-40多个内容合作伙伴。

除了内容需求,在线教育公司自身的品牌和流量属性也是一些硬件制造商迫切需要的资源。

小Xi科技此前曾谈到与vipkid和编辑cat等在线明星企业的合作。他说,除了硬件产品零售产生的收入外,与在线教育企业的合作也有利于硬件制造商的品牌形象。例如,在线企业会议上的促销以及在线和离线宣传。此外,合作本身也能带来硬件制造商缺乏和重视的资源替换机会。

照片来源:摄影网络

对于在线教育企业来说,与硬件制造商合作的原因更简单、更直接——在线指导和拓宽场景的使用。

与网络教育企业相比,硬件制造商拥有广泛的渠道资源。如果硬件制造商和在线企业之间的重叠率很高,用户在渠道中的转化率就更有可能。

目前,永益达正与腾讯旗下的abcmouse进行合作。合作后,机器人将主要在永益达拥有的渠道销售,包括机场、书店、大型区域经销商、母婴店和玩具店。对于资源主要集中在一、二级城市的网络教育企业,硬件制造商的渠道资源可以扩大其在三、四、五级城市的知名度。

合作有许多优点,但现有的大多数合作方法都是“简单而粗糙的”

最简单的一个是内容提供商授权硬件提供商,内容直接植入硬件。这些内容提供商包括儿童内容提供商、在线音频平台、出版社和其他机构。

另一种方法是定制贴纸的生产,将在线内容移植到平板电脑和个人电脑之外的新硬件类型,如可穿戴设备、机器人、故事机、点读机和翻译设备。例如,布勒英语和鲁博的小步舞曲儿童英语机器人为首选阿尔法电子书提供编程内容。在Yong Yida和abcmouse的合作中,abcmouse的课程也将直接植入机器人。

勇一达的安全教育机器人

目前,硬件制造商与网络教育的合作似乎还处于相对较浅的水平,因此双方未能合作生产出真正能提高教学效率和互动体验的“爆炸性”产品。为什么在对双方都有利的情况下,很难进行深入合作?这可能与双方不同的行业基因有关。

众所周知,大多数网络教育企业都面临着利润难的问题。以资本青睐的在线英语为例。根据该行业唯一上市公司——51台2018年的财务报告,51台2018财年盈利11.46亿元,但净利润亏损4.17亿元。其中,销售费用达7.31亿元,占收入的64%。这也暴露了网络教育的不经济规模,尤其是网络英语。

尽管资本有所增加,但网络教育本身很难产生血液。推回整个网络教育产业,如果我们要致力于开发新产品和硬件,就相当于投入大量的资金和人力在产品和内容的研发上。对于资金短缺、渴望造血的网络教育来说,实在难以承受过多的时间和金钱成本。

硬件制造商最基本的要求是通过内容夹紧和品牌曝光来增加硬件销售。然而,确保教学内容和提高教学效率不是硬件制造商擅长的领域。

网上教育很难投资,硬件制造商没有教育基因,因此双方的合作很难深入开展。如果我们从这个维度来讨论,没有好的教育硬件产品就不足为奇了。

网络教育与硬件制造商的合作并没有给市场带来良好的教育硬件产品产量。我们如何解决这个问题?首先,我们需要定义什么是好的教育智能产品。

芥子认为,好的教育硬件产品应该具备好产品的属性,即产品应该满足用户的需求,达到预期的产品效果。以小Xi的英语拼写智能积木为例。在设定产品目标时,它希望孩子们能够通过拼写积木的过程来学习单词。

拼写我的英语智能积木

在具体实施过程中,芥川堆曾招募学生家庭对我的积木组装进行评估。在评估过程中,拼写我的积木真的可以达到产品预设的目标,这样孩子们就可以在拼写积木的同时学习英语单词。

同时,因为它是一个坚固的构件,它可以取代电子产品来学习英语。对于幼儿阶段的用户群体来说,锻炼动手能力也可以保护视力,家长可以直观地接受产品本身的理念和优势。

从这个角度来看,把我的积木组装起来确实是一个高度完成的英语学习产品。

然而,我的积木也面临销售疲软。小溪科技也与vipkid就此产品进行了合作,希望进入B端托儿机构、幼儿园等市场,并在内部测试了B端机型。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该产品满足了中青年儿童学习英语的需求,并未成为爆炸性产品。因此,好的产品也需要有良好的销售能力来获得公众的认知。

在网络教育和硬件相结合的情况下,网易有一个很好的学习方法。从2017年至今,这家以在线词典起家的互联网公司已经开始了硬件转型,并在两年内推出了9款硬件产品。

在所有产品中,有道字典笔(有道字典笔)于2018年4月发布,销量超过20万支,占据字典笔领域的榜首。就产品形式和销售量而言,这种字典笔的完成程度很高。今年8月,陶继续赌字典笔,发行字典笔2.0版,升级内容和硬件。

字典笔的作用是让用户学习英语并查找单词的难点。传统的字典头大,携带不便,单词搜索速度慢。手机单词搜索必须经过解锁屏幕、打开应用程序、输入单词或拍照等步骤来搜索单词。虽然搜索单词的速度比传统词典快,但学习节奏很容易被手机打乱。此外,有更多单词搜索需求的学生不能随时携带手机。手机不是满足文字搜索需求的最佳产品形式。

一个好的词典产品必须满足词典的基本属性——即大词汇量,同时也要解决传统词典和手机单词搜索的缺点。根据产品难点,陶字典笔2.0中有150多万个条目(英国字典中约有20万个)。改善硬件体验-一分钟可以识别60个单词,单词搜索速度是手动搜索的15倍。同时,它还支持wifi和离线模式,以满足学校缺乏网络的学生的需求。虽然有道的销售渠道仍然在线,但有道字典笔2.0的市场表现也值得期待。

更好的基准实际上来自教育领域之外。

照片来源:摄影网络

最近,任天堂发布了一款基于开关的新游戏,名为“锻炼环冒险”。玩跨界健身的任天堂再次刷新了玩家。这家130岁的游戏巨头仍然在通过颠覆性游戏产品增强用户粘性,同时吸引健身领域的新用户。

回顾任天堂的发展历史,它不是一个“一帆风顺”的玩家。从2004年带双屏和触摸屏的nds结束索尼ps系列10年的压制,到2017年开关被用来突破手游带来的冲击,高质量的游戏内容和魅力非凡的产品一直是任天堂获胜的法宝。

根据2018年年度财务报告,任天堂售出1695万台游戏机,同比增长12.7%,售出1855万台游戏,同比增长86.7%。这是130岁的任天堂给出的答案。

也许它来自大型工厂网易和大型游戏公司任天堂。将年轻的在线教育公司与缺乏知名品牌的硬件制造商进行比较是不公平的。然而,回到最初的产品维度,无论是软件还是硬件,最重要的仍然是如何满足用户需求和改善用户体验。这是参与教育硬件产品的各方解决现有困难的起点。

云南11选5投注 甘肃十一选五 安徽快3开奖结果 极速快3app